我想创展 | 探索未知,释放现实

跨领域的结合总给人意想不到的感受,比如科技与艺术。当艺术家乐此不疲地借助科技呈现表达,科技也启用艺术作表征,将冰冷枯燥化为奇幻惊艳。创作者往往能凭“左手科技,右手艺术”,在有限的场域空间中,实现感官维度的无限延展。参与其中的观者被置于现实与幻影的边缘,感受未知世界在探索想象中徐徐绽放。
 

比约克位于MoMA的互动艺术空间

 

推动“科技+艺术”融合、突破感官界限,一直是冰岛先锋音乐人比约克(Björk Guðmundsdóttir)的追求。去年3月,比约克在纽约当代艺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以互动装置艺术展的形式,发布了自己的最新专辑。比约克使用时髦的科技手段,将导览语音和音乐科研相结合,意欲打造让人身临其境的非凡体验。
 


用户被置于互动场景中

 

具体而言,空间内的各装置中都埋藏有蓝牙发射器,它们借助音频增强技术监测访客位置,并据此播放相匹配的音频内容。空间内还将循环播放比约克新歌《黑湖》(Black Lake)的MV——置身其中的观者将在比约克的带领下前往她的家乡冰岛,体验充满外来植物和虚拟火山的超现实景观。
 

藤本壮介打造的“光之森林”

 

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Sou Fujimoto)亦是“参与式探索空间”的倡导者之一。与擅长把弄声音的比约克不同,藤本更注重对光线的布置和操控。今年4月,藤本与瑞典时装品牌COS合作,打造了一处蔚为壮观的互动空间——“光之森林”(Forest of Light)。
 

借助光线讲述城市故事

 

光——之于藤本而言,是与人类行为、互动息息相关的材料,亦是贯穿时装、建筑及日常生活的线索。正是因此,他用这种极其日常、简单的材料,营造出有趣且复杂的城市森林。行走其中的参与者会影响光线明暗、声效乃至空间组合。“你能感到自己的移动会造成某种影响,却不太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同样炫目的还有微软打造的“无限空间”(Infinity Room),这家老牌科技公司以直观酷炫的方式,重新表现大多数人眼中枯燥复杂的数据和代码。借助LED灯及像素球制造出光影效果,再通过布满房间的镜子折射,使参与者真正沉浸于玄秘的信息空间中。

 

追根究底,比约克、藤本乃至微软的作品之所以引人入胜,不仅仅是因为对科技或艺术的娴熟运用,而在于对观者体验、感受的精妙设计。每一处声效、光影的布置,每一次预期的互动,都是为了尽致地讲述一则故事。更重要的是,破除观者一贯的被动地位,让他们成为真正的参与者,让他们自由发挥、自我诠释、自行解读,让他们成为这场Show的主人。

 

我想创展作品——回乡园博览馆

 

对于上述课题,我想创意集团旗下品牌我想创展同样有着深刻的认知和丰富的经验。我想创展坚信“体验设计是一切设计的本源”,并将其视作长期努力的目标。之于我想创展而言,展览或博物空间从不是静止的。它们通过整体到细节的配合,打造一个特定的交流氛围,使观者在特定语境下接受我们希望传递的讯息,将观者置身于故事的长河之中。从而通过对物理空间的塑造影响精神空间,实现由观到感的情绪延展。正是因此,我想创展在打造展览或博物空间时,大到空间动线,小到某处灯光,所有决策都将依循一个标准——“这么做是否能实现预期的受众感受”。
 

 

我想创展坚信“体验设计是一切设计的本源”

 

我想创展善于打造沉浸式的交互体验,更致力将静止枯燥的展陈内容“活化”,呈现出一席流动的感官盛宴。其控股公司我想创意集团拥有国内顶尖的演出制作团队及多年行业深耕,因此我想创展将在展览或博物空间策划时,得以调用许多舞台演出的设计方法,进而打造“演出化的展览方式”“舞台化的博物空间”,实现更能触动受众、引起共鸣的表达。

 

通过全息投影展现回族风俗习惯

 

2016年,我想创展将上述理念充分呈现,受邀倾力打造了位于宁夏中华回乡文化园的“中国回族博物馆”,对于观者体验的设计贯穿每一环节。这是一出以丝绸之路溯源及中阿文化碰撞为背景的恢弘史诗,也是一则记录回族和华夏血脉变迁融合的文明故事。我想创展将通过对全息投影、结构投影、影响互动等前沿科技手段的运用,结合艺术装置、文物展陈、音效特效等表现方法,打造一座宏大的文化空间,让观者能够突破感官限制、真正沉浸其中,在虚拟和现实边缘尽情领略壮美,迸发共鸣。